农业e线

水产利润百年一遇 菜粕为何无动于衷

发布: 2017-08-05 |  作者: 佚名 |   来源: 转载

上一篇 下一篇
  引言

  在郑商所的支持下,7月23日至28日,本报联合美尔雅期货举办了“2017两湖地区菜系市场形势调研”。本报记者跟随调查团深入油脂压榨、饲料加工等企业,对当前两湖地区油菜种植、油菜籽压榨以及菜油与菜粕市场供需、价格等情况进行了调研,对产业企业利用期货工具和参与期货交易的情况进行了统计,同时走访了油菜种植农户、小机榨企业、生猪与水产养殖户等,对产业调整、菜油与菜粕下游消费等进行了摸底式调查。

  通过调研,记者发现,当前两湖地区油菜种植、油脂产业结构等发生了巨变,小机榨已成为了当地油菜籽压榨的主力军,油菜籽贸易得到快速发展。小机榨的兴起让市场减少了菜粕的供应,加上今年水产养殖利润之好是百年一遇的,市场看好菜粕期现货价格。然而小机榨生产的青饼、黄饼价格低廉,同时饲料企业利润丰厚让生产配方难以改动等削弱了菜粕价格上涨的动能。随着临储菜油出库数量的下降,国产菜油价格表现坚挺,但价格优势的丧失,以及葵油、玉米油消费的兴起等让菜油的市场地位比较尴尬,使其难以成为油脂价格上涨的领头羊。说一千道一万,从国内油脂、粕类市场大的变动趋势分析,豆油、豆粕仍是国内油脂与粕类市场真正的“王”,未来菜油、菜粕价格是涨是跌还是要看“王”的脸色。不过,菜粕、菜油市场具有较强的个性,产业企业参与期货交易的积极性仍在不断提高,而产业结构的调整、加工产业的转移、临储菜油逐渐消失等又将为市场提供更大更好发展空间。

  小机榨兴旺发达,固有的市场格局不复存在

  在为期5天的调研中,记者走访了湖北、湖南主要的油菜种植区,对当地油脂加工企业经营情况等进行了详细了解。从记者掌握的资料分析,近年来,随着长江流域油菜种植面积的减少,以及油菜籽产量的大幅下降,加上菜油临储政策的取消,湖北、湖南两省的油脂加工企业,除了一小部分转向加工进口大豆或转向粮油贸易经营以外,大部分企业关闭,有的企业甚至直接破产倒闭,长江流域油脂产业正在发生巨变,固有的市场格局已不复存在。

  虽然长江流域油菜籽产量下降很多,油脂企业也纷纷关闭,但这里仍是我国主要的菜油、菜粕消费地。当前与未来,当地市场发展趋势是什么样呢?

  “小机榨异军突起,并成为两湖地区菜油市场消费的主流。”京山县一家民营油脂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两湖地区居民对菜油较为喜爱,特别是钟爱浓香型菜油,而这种菜油主要是由小机榨生产的。近年来,两湖各地小机榨可谓是遍地开花,有效地填补了大中型油脂企业关闭所留下的市场空间。

  据记者了解,在两湖很多地区,当前油菜种植已不再是大面积连片的规模种植了,由于油菜籽产量下降和收购价高企,在产成品菜油价格又长期较低的情况下,大中型油脂企业进行国产油菜籽压榨往往是入不敷出,压榨利润经常处在亏损线以下,于是纷纷停止了油菜籽压榨,但由于市场需求依然较强,各地小型油脂企业等纷纷上马小机榨生产线来满足市场需求,当前小机榨已成为两湖地区新兴的产业,其生产出来的浓香菜油成为当地油脂市场畅销品种,同时加工副产品青饼与黄饼则成为水产养殖的主要饲料原料,并对传统意义上的菜粕市场形成了较大影响。

  钟祥市一家大型油脂企业的“老油料”向期货日报记者介绍,为应对市场格局的变化,当前一些大型粮油集团已开始在长江流域进行产业布局,以前当地主要以加工油菜籽为主的工厂现在已改为压榨进口大豆,主要原因是自2014年以来,长江流域油菜种植面积持续下滑,油菜籽产量持续减少,加上菜油临储政策取消又让大中型油脂企业少了一项主要业务经营收入,很多撑不住的企业只好关闭,部分加工企业则进行了产业调整,如其所在的企业年加工进口大豆的数量已在20万吨左右,特别是今年的大豆加工开机率大幅提高。他介绍,湖北省近年来有200家左右的油脂企业关闭,当前仍在开机的企业仅有5家左右,而今年当地市场对粕类与油脂的需求又十分强劲,公司生产的粕类与油类产品很畅销,因此企业开足了马力生产。

  在荆门市一家民营油脂企业记者看到,由于压榨油菜籽无利可图,当前这家企业已经转型开始进行稻谷经营了。

  “今年新产油菜籽上市后,我们公司没有收购,主要是开秤价太高了,当地其他企业上市初期收购油菜籽的价格为2.3—2.4元/斤,后来调高到2.6—2.7元/斤,其收购油菜籽主要不是为了榨油,而是为了做贸易赚差价,收购的油菜籽除了一部分销售给当地小机榨企业以外,大部分销往四川、重庆等地。”京山县一家民营油脂企业负责人表示,进行油菜籽贸易已成为部分油脂企业的主要收入来源。

  “老油料”告诉记者,其所在的企业往年最高时收购油菜籽的量为13万吨,今年只收购了不到2万吨,收购的油菜籽最终还卖给了外地的油脂企业和贸易商。他估计今年湖北省油菜籽流出到外地的数量占比有四成到六成,主要贸易形式是农民就近把所生产的油菜籽卖给当地小商贩与贸易商,当地小商贩与贸易商再转卖给外地贸易商,或直接把收购的油菜籽发往外地油脂企业。近年来,外地来湖北采购油菜籽的客户主要来自四川、贵州、重庆,山西、湖南等地。与此同时,流入四川的油菜籽经过压榨后所生产出来的副产品,主要是青饼与黄饼又会回流到湖北市场销售。

  记者在湖北江陵、湖南岳阳等地的油脂企业了解到,进行油菜籽贸易业务虽然是不得已而为之,但随着贸易伙伴的增多,操作程序的成熟,再加上守着长江这个黄金运输水道,很多油脂企业把油菜籽贸易业务做得比较大,同时还增加了小麦、玉米、进口高粱等粮油品种的经营业务,未来预计随着当地油菜籽及其产品数量的进一步滑落,这些企业还有可能成为沿海地区油厂产品进入长江流域市场的代理商,未来长江流域油菜产业格局将是一个全新的面孔。

  对于油菜籽、菜油、菜粕期货市场的投资者来说,分析人士认为,长江流域油菜产业的调整将减弱当地油菜籽及其产品对期价的影响力,期货投资者可以适当减少对当地油菜籽、菜油、菜粕产量等市场因素的关注,但由于长江流域特别是两湖地区仍是国内菜油、菜粕市场的重要消费地区,当地市场需求的增减仍是影响期价涨跌的重要因素,因此对这些因素投资者应一如既往的重视。

  水产养殖利润百年一遇,菜粕价格却不见动静

  “出塘草鱼当前的市场价为7—8元/斤,远远高于往年的3.5—4元/斤,加上今年很多养鱼户提高了养殖密度,湖北、湖南地区水产养殖户获利丰厚。”在洪湖市桃园区,数家养鱼户、鱼苗销售大户与小龙虾贩子以及水产饲料经营户那里采访时,类似的话不绝于耳。

  记者在采访过程中获悉,今年两湖地区水产养殖利润可谓是百年一遇,很多老养鱼户表示,即使是养殖技术一般的养殖户,每亩水塘的收入也有5000—6000元。

  从水产养殖利润较高的形成原因来看,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是2014年、2015年两湖地区水产品价格持续下滑,这让很多养殖户收不抵支,亏损严重。而2016年两湖地区又多次出现洪涝灾害,再次让很多水产养殖户损失惨重。今年部分养殖户为了降低风险,不得不缩小水产养殖面积,或者干脆“洗手不干”了,同时还有一部分养殖户把鱼塘改为藕田,或改为小龙虾池。如此一来,今年两湖地区鱼塘面积出现了下降,部分地区还出现了较大降幅,最终导致两湖地区鱼类产品产出总量降低。

  湖南省涉农部门公布的信息显示,近年来该省水产养殖业结构出现了较大调整,以市场需求为导向,很多水产养殖户增加了优质高端安全水产品生产,主动调减了供应过剩的大路货品种,而且还减少了投苗量,转产或兼养小龙虾、螃蟹、蛙类、鲌鱼等特种水产品,有的养殖户则开始种植湘莲。养殖业结构调整改善了大宗淡水鱼的供需面,导致今年部分鱼价出现合理上涨,如草鱼一改多年价格低迷的局面,同比大幅上扬,且推动大宗淡水鱼价格整体上涨。与此同时,各地大力发展小龙虾等名特水产品,养殖面积和产量不断增加,导致名特水产品价格出现下滑,但养殖效益仍较好。

  二是今年上半年禽流感多发,导致两湖地区多地活禽交易市场休市,加上同期猪肉价格较高等因素的影响,水产品市场需求旺盛,交易活跃,交易量同比增加。这是令两湖地区水产养殖利润大幅提高的主要原因。

  今年上半年,湖南省大宗淡水鱼均价为12.48元/公斤,同比上涨14.02%,打破了2014年至2016年这3年内上半年淡水鱼均价基本持平的局面。据记者了解,从今年1月开始,该省鱼价呈现环比持续上涨、同比涨幅较大的态势,改变了2014年至2016年上半年内1月鱼价最低、2月价格上涨、3月价格下滑、4月价格反弹并持续上涨的固有走势。分品种来看,今年上半年该省草鱼、鲫鱼价格同比上涨较多,涨幅分别为27.15%、21.32%,鲈鱼、黄颡鱼价格同比分别上涨18.02%、6.91%。

  三是今年上半年两湖地区禁渔期较多,加上环境治理力度加大,江、湖等水产品捕捞量剧减,这减少了市场供应。记者在洪湖看到,大量养鱼的围栏被拆除,大量鱼船已被集中封存。

  四是今年水产养殖密度增加、轮补频率提高、高档料投喂比例增加。由于养殖利润可观,很多养殖户采用了养殖新技术,增加了养殖密度,同时膨化料等高档料的大量使用又缩短了养殖周期,提高了养殖户轮补的次数。

  五是今年广东等地鱼类产品上市时间推迟,当地质优价廉的鱼类产品至今没有大量流入两湖地区,而在往年这个时候已有大量广东等地所产的鱼类产品供应。据了解,与两湖地区相比,广东等地鱼类产品单产量大,质量高,如鱼类单产比两湖地区高一倍左右。今年受低温等因素影响,外地鱼类进入两湖地区的时间推迟,数量减少,这也是导致两湖地区鱼价较高的一个主要原因。

  菜粕是水产养殖的主要饲料原料,当前两湖地区水产养殖利润这么高,菜粕价格按照常理会受到提振大幅走高。但从郑州菜粕期价与国内菜粕现货价格走势来看,除了菜粕期现货价格较为抗跌以外,市场并没有表现出更多的上涨愿望。

  “老油料”告诉记者,当前湖北很多水产饲料中的菜粕配比已从20%—25%调低到了8%—15%,主要原因是豆粕与菜粕价差较小,很多饲料企业没有大量使用菜粕来替代豆粕的积极性。与此同时,小机榨的兴起让两湖地区增加了青饼、黄饼的供应数量。由于其价格较低,加上很多小机榨企业和作坊分布在村镇,养殖户随时随地就可以采购到青饼、黄饼,并直接投喂,这也让传统意义上的菜粕销售量出现下滑。

  记者从数家饲料企业那里了解到,当前两湖地区猪料中菜粕添加较少,禽料中菜粕添加比例约为5%,鱼料中添加比例较为稳定,但低于往年水平。很多饲料企业当前菜粕生产周转库存在15天左右,主要从华东地区油厂采购,定价模式既有基差点价也有一口价,采购后入厂的时间约需10天。

  武汉市一家大型饲料企业粕类采购部负责人告诉期货日报记者,今年饲料行业的整体利润水平较高,加上豆粕价格较低,很多企业基本上不在饲料配方上下功夫了,大比例使用豆粕的现象较为突出,这一方面增加了豆粕的需求量,另一方面减少了菜粕与其他杂粕的需求量。

  据记者了解,膨化饲料的大量使用和预混料的减少等也让菜粕的需求量下降。

  不过,从两湖地区今年水产饲料的需求情况来看,市场需求增长强劲,这将对菜粕价格形成有效支撑。

  湖南省涉农部门公布的信息显示,今年上半年该省饲料生产总产量约为481.57万吨,与2016年上半年相比增长12.15%,其中水产饲料为47.43万吨,同比增长18.87%。

  从水产饲料增幅较大的原因来看,分析人士认为,鱼价较好提振了养殖户补塘的积极性,同时今年气温较高,适合鱼类生长。此外,城镇居民消费习惯的改变让水产品的需求旺盛,这有助于水产养殖业的扩张,从而促进水产饲料增长,最终会提高菜粕的需求量,毕竟菜粕仍是主要的水产饲料原料。

  临储油所剩无几,菜油供应会否断档?

  进入6月以来,国内期现货菜油、豆油等油脂产品价格均出现了上涨,其中郑州菜油主力1709与1801合约期价在两个多月的交易时间内上涨了700元/吨左右。

  从记者在多家油脂企业了解的情况来看,未来国产菜油供应量有限,其价格易涨难跌。主要原因是临储菜油已所剩无几,而且剩余的临储菜油今后也不再进行竞价销售,大部分可能已转为正常的储备油脂,未来将通过正常轮出的方式供应市场。更为重要的是,前期已竞价销售完毕的临储菜油主要集中在益海、中粮等少数大型粮油企业手中,其拥有大量小包装油脂生产线,其拥有的临储菜油主要将作为小包装油的原料来使用,未来市场上不会再有大量散装临储菜油供应。

  “公司拥有临储菜油仓库,今年临储菜油竞价销售结束后库存还剩下1万吨,后期将直接转为正常储备菜油。公司前期参与竞拍到的1万吨临储菜油主要用作了品牌小包装菜油原料,当前还剩余5000吨左右没有使用。”湖北一家油脂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其他油脂企业竞拍到的临储菜油大部分已出库完毕,估计市场上未消化的竞拍完毕的临储菜油只有两成左右,预计在8—9月份消耗完毕。

  荆门市一家民营油脂企业负责人表示,前期两湖地区竞价销售的临储菜油主要以散装的方式销往四川、重庆、陕西等地,贸易利润在300—400元/吨,很多油脂企业与贸易商去年拍卖到的临储菜油基本消耗完了,市场上只有零星的货源还可以找到。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湖北省已竞价销售完毕的临储菜油在200万吨左右,剩余量有20多万吨,其中2013年产临储菜油已经全部消化完毕,2014年产临储菜油数量也不多了。目前,湖北省已竞价销售完毕的临储菜油主要集中在益海、中粮以及其他资金实力比较强的油脂企业手里。由于中粮、益海主要以小包装油的形式来消化竞拍到的临储菜油,加上利润较高,其基本上没有向市场出售散油的意愿。

  当地一位粮油贸易商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如果临储菜油的竞拍到手价为8000元/吨,加上1000元/吨的费用做成小包装油,售价往往在10000元/吨以上,其利润则在1000元/吨以上。因此,当前手中拥有临储菜油的油脂企业完全没有出售散装临储菜油的意愿。而手里资金较为充足的拥有临储菜油的企业更会惜售,预计9月底之前国产菜油市场供应还可以保证,但在此之后就会成为稀缺资源。不过,沿海地区油脂企业加工的菜油以及进口菜油的供应还是有保证的。另据了解,除了国产菜油,国内还可以从欧洲等地进口非转基因菜油,但价格较高,其中当前进口的毛菜油现货价格已在7400元/吨左右,折合成一级菜油的价格为8000元/吨左右,基本上没有价格优势。

  临储菜油所剩余无几,且要转为正常储备,那么未来国内菜油供应是否会断档?

  湖南一家油脂企业贸易部经理告诉记者,8、9月份国内菜油市场供应不会过于紧张,主要原因是市场处在消费淡季,需求还没有好转,但市场需求最差的阶段已经过去了,四季度与春节前后市场需求将增加,国产菜油市场供需状况将逐渐改变。

  “玉米油和葵油虽然都属于高端油品,市场售价也比较高,但当前正在大量进入普通居民家庭,这会替代一部分菜油。”武汉一家油脂企业油脂油料负责人表示,近年来我国葵油、玉米油消费增长很快,如葵油的年全国需求量已在100万吨左右,今年的进口量估计为90多万吨,葵油与玉米油消费正在异军突起。

  特别值得市场注意的是,很多油脂企业正在内地布局进口大豆压榨线,未来内地豆油供应将十分充足,如果未来豆油价格较低,那么这些油脂企业会通过引导消费等手段逐步改变当地居民的油脂消费习惯,这会降低未来长江流域等内地市场菜油的需求量。

  归根到底,市场人士认为,从国内油类、粕类市场大的变动趋势分析,豆油、豆粕仍是国内油类与粕类市场真正的“王”,未来菜油、菜粕价格是涨是跌还是要看“王”的脸色。不过,菜粕、菜油市场具有较强的个性,产业企业参与期货交易的积极性仍在不断提高,而产业结构的调整、加工产业的转移、临储菜油逐渐消失等又将为市场提供更好更大的发展空间。

  目前,全球油类和粕类市场价格仍在围绕美豆产量的高低来运行。由于近年来全球主要大豆生产国产量大幅增长,全球油类与粕类价格受压,但这种状况正在不断改善。短期来看,市场对美豆产区天气的炒作正在进行中,天气正在决定价格的涨跌。长期来看,供应决定价格的态势仍将得到维持。

  另据了解,今年我国大豆进口量有望再创历史新高,将达到9000万吨,未来市场如何消化供应压力值得重视。

  
TAG: 水产
上一篇 下一篇

更多>>相关报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