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e线

元旦前看后市:豆价仍有上涨可能

发布: 2017-01-04 |  作者: 佚名 |   来源: 转载

上一篇 下一篇
  12月26日消息:时值年底,随着全国气温大范围降低,不应冬时的新鲜蔬菜价格上涨,逐渐迎来豆制品的消费旺季,国产大豆市场价格随之水涨船高,虽然诸多因素限制豆价上涨,但豆价还是越过重重拦阻放出上涨信号,尤其是进入12月以来,沿淮产区豆价一涨再涨,东北产区大豆价格先跟随运价小幅上调,随后地方直属库率先上调收购价格支撑市场,两大产区一前一后豆价涨幅之快令人咂舌,使得其中一度不看好后市的贸易商心中忍不住犯嘀咕:过刚易折,水满则溢,豆价涨的如此之快,会不会骤然掉价?目前国产大豆市场价格小幅震荡整理后仍有上涨可能,但制约因素依然存在,豆价涨幅受限。

  产区现状

  今年是对国产大豆极不“友好”的一年,国内两大主产区:东北、沿淮一带自从入夏便没得到老天的一丝眷顾,夏涝、伏旱、秋雨连番肆虐上述两大产区,部分受灾产区减产现象严重,且两大产区新豆上市后颗粒小、青籽多、蛋白含量低于往年,一度使得新豆价格低开低走,无人问津;今年夏涝、伏旱影响大豆产量,南北产区普遍减产,也为后期沿淮产区新豆上量困难,贸易商抢货促涨、囤货惜售增强信心;截至12月中旬,本网采访了解,安徽亳州、阜阳、宿州一带大豆总量仅剩3-4成,百善一带上市稍晚相对多些,剩余5-6成左右,河南由于大豆上市较早,前期低价时采购商蜂拥而至,产区整体大豆总量剩余3成左右,目前沿淮部分地区大豆收购价格高至4660元/吨,但新豆上量仍十分困难,虽然因豆价上涨过猛,下游用粮方采购量明显减少,但产区多数贸易商仍看好后市,囤货意愿较强。

  东北产区目前虽不用考虑大豆余量多寡问题,但今年豆质偏差,产区新豆蛋白含量普遍在37左右,与往年相差较大,自从收割上市起,豆价一直萎靡不振;终在进入12月后迎来转机,中储粮各地方直属库率先出手,纷纷提高产区地方直属库厂门收购价格,国标三等大豆收购价由11月份3660元/吨涨至目前最高价3840元/吨,带动产区豆价不断上涨,且部分大型豆制品厂、粮贸企业也纷纷出手,据了解,山东某蛋白厂在哈尔滨厂门收购价提至3960元/吨的高价位,且近期大商所黄大豆2号期货交割,大量采购产区非转基因大豆,再次为上涨大豆市场锦上添花。

  制约市场的“拦路虎”

  产区豆价纷纷上涨,却也跨不过运输这只“拦路虎”,自9月21日国家颁布高速公路限载限重政策,涉及到方方面面行业,起初大豆市场参与者也并不认为会波及大豆,但问题集中爆发时却令市场为之一窒,其中尤对东北产区影响最大,大型汽运载重约由先前40吨限制为32吨,也就是说以前4车能装走的货,今年却需5车才能运走,运输效率大大降低的情况下,今年又是国家取消玉米收储的第一年,铁路运输优先配给玉米运输,东北产区大豆、大米同时面临车皮请不到,而汽运价格暴涨后居高不下的局面;产区销区纷纷望高涨运价却步,尤其是运距较远的沿淮以南销区后期鲜有东北新豆运至。

  今年运输成本对豆价压制显着,往年沿淮产区于东北产区豆价价差在500-600元/吨,而今年的价差却在800-900元/吨,其中多出来的300元/吨,便是东北豆运往山海关以南销区所加成本,并且随着运距增加成本还会呈跨越式增长。而且进入12月份,正值年终岁尾,成都、广东铁路运段货运停运,安徽、河南等沿淮产区也面临着铁路运力紧张、汽运成本过高问题,新豆外发受限。

  相较清淡的销区市场

  此次东北产区豆价上涨突然,下游中间商却有苦难言,产区豆价上涨迅速,目前除产区直属库、大型企业收购外,山海关以南较远销区走货变得愈加困难,上涨的豆价+居高不下的运价,不仅使中间商差价利润大打折扣,也让下游用粮方难以接受性价比不高东北大豆,销货速度令人心塞;好在产区有中储粮下属地方直属库挺价托市,豆价易涨难跌,且就全国销区而言,目前正值东北销区市场豆制品消费旺季,大豆购销顺畅,关内关外销售走货差异十分明显。

  而沿淮一带因为豆价涨势凶猛,部分销区出现与产区豆价倒挂现象,使得高涨的豆价出货困难,近日部分地区贸易商为外发走货回笼资金,下调豆价,产区走货有所转好,临近年底诸如江西、四川、广东、广西等销区市场豆制品需求逐步增加,年前备货量将有所增加,而且东北铁路运力短期难以解决,东北豆难以运至,采购首选区域仍将以沿淮产区为主。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东北产区大豆缺乏采购主体,短期价格平稳运行为主;而沿淮产区大豆后期成为国内大部分销区主要采购区域,豆价仍有小幅上行可能,但铁路运力紧张以及汽运价格过高都会使得豆价涨幅受限。
上一篇 下一篇

更多>>相关报价